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热点要闻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2021-07-07 16:13博山信息港编辑:博山信息港人气: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企查查APP显示,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的案件公开。审理经过显示,ofo公司被约谈责令改正后,仍未及时退还承租人押金,经约谈拒不改正,处以5万元罚款。因ofo公司未履行缴纳罚款的义务,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申请强制执行ofo公司。

  ofo关联公司被强制执行超1341万

  近日,ofo小黄车关联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近1342万元,不过在法院的审理过程中发现,该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原标题: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东峡大通法人为陈正江,作为一家失信公司的执行董事、法人,ofo中国区业务主要负责人之一,陈正江自然也没逃过相关处罚。仅今年以来,陈正江已经收到45则限制消费令。

值班主任:李欢

  很多网友表示:“我的押金像石沉大海一样,钱还没退。”“有生之年还能收到我的199押金吗?”更有网友表示,“这几年婚也结了娃都生了,可是交给ofo的押金还是没动静,失望至极。”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1)京0108执381号执行裁定书显示,今年5月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曾通过法院财产调查系统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证券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现申请执行人暂不能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下落及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本院已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截至目前,该公司已有多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已多次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1500多万用户:有生之年还能收到我的押金吗?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ofo小黄车首创“单车共享”模式是全球第一个无桩共享平台。截至目前,ofo的APP数据中显示,仍有1500多万名用户在等着退押金,而押金的金额从99元-199元不等。就算按照99元来计算,待偿的押金高达14.85亿元。以现在情况来看,领到押金是遥遥无期,此前的用户也都怨声载道。

  据悉,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15亿美元,由OFO (HK) Limitedq全资持股。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北京交通委申请强制执行,ofo经约谈后仍不退押金

  除此之外,6月19日,广州东峡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则严重违法信息,该公司现已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原因是“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作出决定机关为广州市海珠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ofo关联公司法人多次收限消令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戴威目前已经累计被法院限制消费已经接39次。限消令中对戴威的限制包括:不得乘坐飞机、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

  ofo成立于2014年,为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推出了创新的共享单车模式。

  不过,ofo在探索的路上似乎并未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高密度地单车投放、大量的固定成本投入以及各种不了了之的业务板块,都使得ofo逐渐走上末路,跌下神坛。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ofo小黄车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关联案件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合同纠纷,案号(2021)京0108执15027号,执行标的1341.62万元。

(来源:网络整理)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博山信息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博山信息港,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博山信息港,http://www.zcsm.co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