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热点要闻

大象北上的奇幻之旅,根本不浪漫 不过是想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已

2021-06-11 06:55博山信息港编辑:博山信息港人气:


  在动物园里圈养的亚洲象,大约是300头,而在外面野生的亚洲象,比这个数字还要少——研究了野生象20多年的张立教授估算说,在250头左右。

  大象,何以为家?

  究其原因,除了大尺度上的气候变冷,更有不少人为因素。

  最精彩的,要数下面这则“大象因何北迁”的原因推测——

  但是这样的做法起不到任何作用,只会增加大象的仇恨。

  在塞伦盖蒂草原上,青山经常遇到各类大型动物,猎豹、花豹,还有狮子。有时候,狮子会趴在路中间堵住去路,距离他的汽车不足一米。

  “不足300头的野生亚洲象,它们的家在何方?”, 公众号:猫盟CFCA,2021-05-31

  直接经济损失更是每年高达1000万元。

  不过,对云南本地人来说,野象进城并不算特别新鲜的事儿,这一家16口的奇幻之旅,其实从去年3月就开始了。

  栖息地的压缩,是最根本的原因。

  〓 亚洲象是亚洲现存的最大陆生动物,体重可达3-5吨。

  先来看那两头离群的大象,为什么他们就能毅然折返?他们是因为察觉路线不对劲早早脱离队伍打道回府吗?还是烤酒喝得上头,耽误了和大部队会合?

  塞伦盖蒂草原的巡逻员就可以和大象和平共处,象群常常从他们的帐篷或者午餐点附近路过。巡逻员说,也许大象认得他们身上的制服。

  

大象北上的奇幻之旅,根本不浪漫 不过是想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已

  回想起云南的这15头大象,他们一路向北的奇幻旅行带给我们无尽的感动与快乐,但也有悲伤和忧虑:

  森林和巨大水体的消失,再加上寒冷期来临,江淮流域从商代至今的年均气温下降了好几摄氏度。环境的改变,才是热爱温暖的大象,逐渐消失的真正原因。

  而网友们最偏爱“头象迷路说”。年轻领导嘛,有干劲有闯劲,但缺了点经验。

  〓每一只小象,在学会使用鼻子前,都要与自己的鼻子搏斗很多次

  鸡终其一生,就算畅想过千百种归途,恐怕也想不到自己会丧命在象脚下。时代的一粒灰,落在鸡头上,变成了3吨重的大象。

  但相比吊睛白额、看起来就很凶狠的“完达山一号”,大家对待象群的态度,明显要放松许多。

  可爱的大象,杀伤力比老虎强

  故土变迁,新家难寻。

  他们还给一家农户的看家黄狗造成了强烈的心理阴影,狗狗至今仍旧不敢吃饭——有新闻把这只黄狗称为最大受害者,其实还不是,最大受害者要数被野象踩死的两只鸡。当时一头野象踢开了村民的院门,鸡笼里原本有四只鸡,其中两只被一脚踩死,一地鸡毛。

  相应地,在一些村庄里,村民们会采用鞭炮、烟火甚至是投掷钢钉的方式来驱赶大象。

  他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工作。一天夜里,青山回越野车上取东西,却在车尾听到一连串沉闷的喷鼻声——一头小山一样的公象,正冲着他扇耳朵。他赶紧连滚带爬地逃回了自己的小木屋,好在,这头大象并没有尾随他,仍是好整以暇地扯树叶吃。

  〓 河南电视台的台标,就是一头大象的造型

  在人们看来这是“攻击性”,但大象也不过是想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已。

  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是两头成年公象,本就不属于象群。

  再来看象群整体,时至今日,我们都无法准确地知晓大象为何而来,最终又要去往何方。

  非洲的青山,狮野寻踪,北京出版社,2019年7月。

  大象通常生活在母系社会族群中,由一头祖母级的母象带领。小象从出生开始,就是由它的妈妈姨姨和姥姥照顾。

  人们提出过各种猜想,太阳磁暴影响、栖息地生境破碎、头象缺乏经验导致迷路……

  

大象北上的奇幻之旅,根本不浪漫 不过是想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已

  去昆明求编制、去三星堆祭祖、最终目的地也许是“牵象之地”大河南……

  游客可以买一大罐鲜奶,做为投喂。小象便用鼻子卷过,一饮而尽。

  我们担忧着再向北,气候变冷,便再没有适宜他们居住的家园了。但是大象却未必清楚。

  剩下的15口,浩浩荡荡地继续北上,途径石屏和玉溪,最终逼近了昆明。

  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幼象,是在泰国清迈的大象营地里。

  无论大象出走的原因为何,在面对《南方周末》的记者采访时,云南大学的教授吴兆录表示,这都是一场“悲剧”。

  会惹怒大象的,是那些盗猎分子。

  但是2000年后的现在,中原再也见不到大象了。大象一路向南退去,现在仅仅在云南靠近边境的地方,才有他们生存的一线生机。

值班主任:高原

原标题:大象北上的奇幻之旅,根本不浪漫 不过是想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已

  这一次云南的报道中,也都提示了大家,一定要保持人象安全距离,避免冲突。

  连目的地都谈不上有,又怎么能说是“迷路”呢?

  "峨山六日:大象挺进昆明之前”,公众号:南方周末,2021-06-03

  人类的生活需要农田,而大象需要温暖的森林。在这千百年里,古人把大象生活的森林都改造成了田园,土壤的水分涵养功能下降,原先散布在华北平原上的九个巨大湖泊都大部分干涸。

  今年4月,有两头大象在玉溪的农户家里喝了烤酒,之后便脱离大部队,结伴回了普洱。

  外来的单身汉俱乐部公象,会在母象发情时加入象群,事了便卷卷鼻子,拂衣而去。

  “断鼻家族”北上这一路,诞生了不少精彩的故事(抑或是事故)。

  而目前,最适宜大象生活的区域,在西双版纳也只占了不到5%的面积。

  有网络主播追逐了大象四天,驱车跟随,还在直播中吃给大象准备的菠萝。

  “对大象是悲剧,对没日没夜守着大象的人来说也是悲剧。自然界中,没有一个物种想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

  虽然浪漫的拟人叙事惹人遐思,但这种讲法并不准确。

  12月,一头小象宝宝在普洱诞生,象群正式变成17口之家。

  至于大象到底为何北上?网友们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这也是一种生活。

  象夫介绍说,每头象都会学习一个特长项目。笨一些的,就学按摩和转呼啦圈,最聪明的那些,可以学用鼻子作画。

  他们进过一户人家,用象鼻子虐了猪圈里的两头猪。

  他们还偷喝居民家里的水,拧开水龙头一顿畅饮,走时却不记得关上,空留“节约用水”的标语。

  学术上,这种族群被称为“聚合分离型”,母子关系是核心。族群的外围是松散游荡的年轻公象,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发独立。而成年和老年公象都是独来独往的。这是大象避免近亲繁殖的一种机制。

  它的皮肤稚嫩,鬃毛蓬松,因为尚且年幼,还没有参与到商业化的大象表演中去。

  在坦桑尼亚生活和工作了13年的 @非洲的青山曾经就遭遇过野生大象。

  目睹过同伴、父母被杀害的小象,会表现出类似人类ptsd的失序行为:反社会、高度攻击性。

  但实际上,野象远看很萌,近了却很猛。

  由此衍生出的段子也很好看:年轻首领也是不成熟,年少轻狂……为啥老象不出来主持象道的,象象不会倚老卖老?火箭升职的年轻leader乱搞,下属盲目跟随,团队里唯一有能力洞悉全局的两个老油子摸鱼跑了……

(来源:网络整理)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博山信息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博山信息港,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博山信息港,http://www.zcsm.co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