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热点要闻

疾控人的流行病学调查“十二时辰”

2020-03-10 10:53博山信息港编辑:博山信息港人气:


杨霄星:并没有。一开始是以疫源地输入性病例为主,后来出现了家庭聚集性病例,现在随着复产复工可能会有单位聚集性疫情的风险。再加上疫情在海外扩散,国外输入性病例也在出现,所以疫情风险在不停地转移、转化,我们的压力一点也没有减少,丝毫不敢松懈。。(记者 蒋若静)

“麻烦您准备一下您店内员工的个人信息,我们下午会去现场看看。”在武晶旁边,搭档李若曦正跟餐馆老板通电话,请对方准备好相关材料。许多人乍听到李若曦的名字时都以为这是个女生,其实他是个干净利索的帅哥,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丰台区疾控中心,如今也是有着7年工作经验的“老将”了。

疾控人的流行病学调查“十二时辰”

“流调不仅是问问题写报告 还有人文关怀在里头”

杨霄星:有的患者被确诊了,但是家里的老人、孩子没有人照顾,他们遇到了难处,就会向我们求助。我们也会把情况及时上报,由卫健委通过民政部门和属地街道去帮助解决。之前有一对夫妻被确诊,但他们还有个一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妈妈给我们打电话哭诉,我们也感到很难过,帮她各方协调。后来孩子的检测结果也是阳性,可以跟妈妈一起去定点医院治疗。心情挺复杂的,这是个不好的消息,但也是个好消息,至少孩子不用跟妈妈分开了。流调,不仅仅是简单地问问题、写报告,还有人文关怀在里头。

根据张先生所述的发病日期往前追溯14天,李若曦和武晶你一句我一句,又仔细询问其每天的行踪。

这一关键内容引起了武晶和李若曦的警觉,在后续的补充调查中,他们将顺着这条线索进行摸排,甚至得去超市调监控。

都要按确诊病例来对待

发现另一条关键线索

杨霄星:我们多个科室组成了一支48人的流调队,分了12个组,4个人一组,轮流“接单”。案子多的时候一天要同时接两单,没日没夜地连轴转。案子随时来随时接,经常调查完回来就已经是半夜了,再加上写报告、审报告,一般都得到凌晨三四点钟。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工位下面都有一张折叠床,拉开了铺上就能睡。自从1月20号以来,大家都很少回家,困了就在值班室或者工位上睡觉,但也睡不了几个安稳觉,因为随时会有电话进来,随时有可能被召唤。

听到这个回答,李若曦稍稍加重了语气:“一定要如实说哦。”“就是炒菜被呛到了,像这样,咳、咳、咳。”说着,张先生特意咳嗽了几声。

询问病人配合默契

中间只吃了一个橘子

“万一最后的检测结果是阳性,而我们没能提前把患者和他的密切接触者都控制住,这些人再到处活动,影响范围就更大了。”武晶补充道。

在调查现场,武晶(右二)和李若曦(左二)向餐馆员工示范正确的口罩佩戴方式。记者 付丁 摄

13:40 回程路上

在49分钟时间里

12:55 走出病房

幸运的是,张先生两次核酸检测结果、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李若曦说,如果胸片结果好转,且经过临床专家组诊断符合出院标准的话,张先生就能正式出院了。到那时,相关的调查工作才算正式告一段落,此案中所有的密接者也都将解除观察。

脱下防护服,他们的脸上、手上被勒出了一道道勒痕,贴身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打湿。对此,武晶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嗨,都习惯了。”

有着10年疾控工作经验的武晶一袭黑衣、留着短发,显得十分干练。4日上午9时许,武晶收到了医院转来的患者临床诊断信息和专家会诊意见。随后,与患者电话沟通发病情况、打印患者的基本信息、准备纸笔和文件夹……这一连串的工作武晶几乎是一气呵成。没有人知道,此前她已经连续奋战了两天,前一晚更是只抽空睡了两个小时。

待回到疾控中心吃上午饭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扒拉了几口盒饭,放下筷子,武晶和李若曦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张先生工作的餐馆进行调查。为了不引起餐馆员工及周边居民恐慌,一行人在离餐馆100米左右的路口停了车,这个直角转弯的路口刚好挡住了车子。

“怎么角落里还有烟头?垃圾得及时清理,还得加强通风。几位员工的口罩佩戴方式都不规范,得再往上拉……”面对餐馆里存在的问题,二人直接现场“挑刺”,表示安全卫生马虎不得。

等张先生情绪稳定了些,武晶通过聊天式的询问,继续试探验证他的症状,确定发病时间。最后张先生坦承,他从过年前就开始有轻咳。

站着问了50多个问题

在当天上午的调查中,张先生自述其为厨师,在店里一般在厨房活动,不与大堂客人接触。为了掌握并印证其在店内的行动轨迹,武晶和李若曦又来到了二楼监控室,花了半个多小时查看监控。

杨霄星:得看病例的复杂程度。一般来说,12个小时内就要上交初步的流调报告,再不断跟进完善。比如之前有个案例,因为患者有所隐瞒,光流行病学调查就做了三天,反复找不同的人核实情况。每个案子我们都要随时跟进展、补充报告。一个案子从接到报告那一刻开始到患者解除隔离,要全程盯着,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有个别案子可能跟一个月都没结束。

电话那头,张先生的语气显得有些焦虑:“我应该不是这个病吧?”“核酸检测结果什么时候能出?”“会不会影响到餐馆生意?”面对对方接连不断的发问,武晶轻柔地安抚着他的情绪:“结果出来我们第一时间通知,您先踏踏实实休息,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先别想这么多。”

9:00 前期准备

北青报:调查一个病例通常需要多久?

3月4日8时30分,北京市丰台区疾控中心信息组收到一条消息:辖区内某医院上报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这名疑似患者姓张,是一家餐馆的厨师。接到任务后,流行病学调查员武晶和李若曦立即展开了调查工作:这个疑似病例具体症状如何?他是通过什么途径被感染的?他先后接触了哪些人……这个“相对简单”的病例,调查员们也用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去调查,最终找出了16名密切接触者。

北青报:北京疫情逐步稳定,工作压力轻了吗?

对话人:北京市丰台区传染病与地方病防制科科长 杨霄星

没有排除疑似之前

“我就是个炒菜的,胸前的疙瘩有点疼。”张先生撩起衣服,将胸前的疙瘩展示给李若曦和武晶看,并表示自己是“疙瘩疼了”才来医院看病。

疾控人的流行病学调查“十二时辰”

为调查做好充分准备

提前打电话沟通

“您好,我们是丰台区疾控中心的流调人员。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症状吗?”李若曦和武晶走上前去,像拉家常一样,口气柔和地问起张先生的病情。

一个眼神就能够意会

武晶则表示,这个案子算比较顺利,“张先生很配合,目前来看他的活动轨迹相对单一,接触的人也不多,调查起来没那么费劲。”这个“相对简单”的案子,他们从当天8点半到23点57分,忙活了超过15个小时。

(来源:网络整理)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博山信息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博山信息港,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博山信息港,http://www.zcsm.co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返回首页